第八十三章欠钱债还钱,杀生还债

    转天,学校下发通知,为了奖励新生榜前十强,决定给每人一个名额,去祁连山某处文明遗迹探索发掘,所得好处,斗宝协会分文不取,全部归于探宝者所有。

    而沈文则在卧龙湖旁约见竺欣然。

    甘兰大学有三个小湖,卧龙湖,惊龙湖和潜龙湖,这三个小湖全是人为开凿的湖泊,其风景秀美,与假山绿萍相融不斥,自然和谐犹如一体,自然之美,四季不晦。

    “你找我?”

    竺欣然款款而来,神情淡然,仿佛卧龙湖面,无风不起丝毫波澜。

    “我来取丹药。”

    沈文不喜欢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道。

    “丹药?什么丹药?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沈文眯了眯眼,果然不承认了嘛,竺欣然不惜借六级古宝给万军也要将他斩杀,为了就是懒账。

    “呵呵,不愧是西北竺家的明珠啊!违背誓言约定亦然面不改色。”

    听到沈文的嘲讽,竺欣然冷笑道:“将死之人,需要丹药何用?”

    “找万军杀我?手段并不高明。”

    “那又如何?生死擂台开启,你若临场改变想法,而不签订名状协议,我看你颜面往哪放?这个甘兰大学看你还能不能继续上?若你签了生死协议,擂台不上也得上,你有六级古宝,我就没有吗?万军比你高两个等级,所以,呵呵,乖乖等死吧?”

    说完,竺欣然用极其冷漠又高傲的眼神,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沈文,好似苍生上帝俯瞰人间蝼蚁。

    “西北竺家……我记住了。”沈文自嘲似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颜面?

    沈文在乎吗?

    不过,这场生死战,他必然会战,而且还要将万军斩杀,让竺欣然加倍赔偿,如果竺欣然不赔偿,呵呵,他会沈文知道匹夫之怒,溅血五步。

    竺欣然没有拦他,而是皱了皱眉,旋即拨打了一个视频电话。

    “族叔。”

    “是欣然丫头啊,好久没见了,最近怎么样?”

    竺欣然笑了笑,“挺好的,谢谢族叔关心。”

    虚拟投屏里,中年男子欣慰的笑了笑,“欣然丫头啊,你找族叔有什么事?”

    “族叔,我前阵子拜托您调查一个学生的信息,您查出来了吗?”

    中年男子笑呵呵道:“你交代给族叔的事,族叔自然不敢耽误,我这就给你打包传输过去,关于这个叫沈文的小子,背景资料非常有趣,你可以看看。”

    “好,麻烦族叔了。”

    切断视频通话,竺欣然望着卧龙湖面沉默不语,直到一条锦鲤跃出水面,竺欣然翩然离去,仿佛从未在世间逗留。

    ……

    沈文阴沉脸回到宿舍,虽然“趁火打劫”是他不对,但西北竺家明珠出尔反尔,违背许诺,实在是可恨。

    “竺欣然……我沈文必杀你!”

    ……

    转天,生死擂台赛继续。

    三天比两场,全是生死战,沈文的名字传遍整个甘兰大学。

    甚至,整个甘兰府的大学城范围内,沈文二字可以用威名赫赫来形容比喻,背地里,有部分人偷偷将沈文与甘兰府天骄明景轩相比。

    明景轩是何等人物?

    那可是甘兰府的标杆人物。

    可见沈文这阵子闹出动静之大,波及范围之广。

    此时,聚宝楼又开了一个新盘口。

    “万军与沈文生死斗!”

    “开盘喽!”

    随着聚宝楼的宣布,整个大学城又沸腾了。

    “沈文跟万军为啥生死战?”

    “听说跟百花榜女神时小简有关系。”

    “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呗,还能有啥?”

    “经你们这样一提,我想起来了,前阵子,似乎有谣传说时小简好像跟沈文有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关系啊,OMG,我的女神啊!”

    “拉倒吧,还你的女神,嘁,明明是我们大家的女神。”

    “你们说谁能赢?”

    “沈文呗,没瞧见人家拥有两件六级古宝啊,乖乖的,六级古宝,还两件,啧啧,想想都够豪的。”

    “沈文拥有高级古宝不错,可万军并不差啊,二级高等,比沈文高两个小境界。”

    “哪凉快去哪待着吧,万军这个小混混,整天就知道耀武扬威,欺负街坊四邻的,要不是仗着他爹有点小钱,估计早被别人打杀抛尸荒野了。”

    万军风评确实不好。

    “我压沈文三百万。”

    “我也压沈文两百万。”

    “五百万……”

    “嘘——小道消息,惊天秘闻,都别压沈文了,压万军吧。”

    “说说看,为啥要我们要万军?”

    “你爱压不压,反正我说了,压万军必胜!”

    “……你特么……”

    “好了别闹了,听说万军得到了一件六级古宝,欲与沈文一较高低。”

    “当真?”

    “那还能有假?”

    “万军的六级古宝哪来的?”

    “你问我,我问谁?”

    “鬼知道。”

    “能确定吗?”

    “谁骗人,谁生孩子没**。”

    “那我就压万军五百万。”

    “我压八百万。”

    ……

    与聚宝楼热闹的相对比,甘兰校园内,同样热闹非凡。

    “快去斗宝馆,沈文又要生死战了。”

    “跟谁?”

    “万军啊!”

    “时小简呢,她怎么说?”

    “她说什么?她什么都没说,这事看似因她而起,但实际上又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长得漂亮总不能是罪过吧,爱慕女神之情,是男人都难免会有。”

    “女人呐,红颜祸水。”

    “不管了,反正有戏看就成。”

    “又见沈文生死战,是个大狼人!”

    ……

    沈文如约而至,万军提前坐在卡座上等候。

    “你来了。”

    “我来了。”

    “你准备好送死了吗?”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万军轻蔑道:“凭你?呵呵,还是说你想倚仗六级古宝?”

    “你不也是借助六级古宝吗?”

    嗯?万军寒眉一闪,“你知道了什么?”

    “竺欣然!”沈文吐出来三个字。

    万军瞳孔微缩,旋即又放松下来,“知道了又如何?认输?”

    沈文摇了摇头,“我想知道一件事。”

    “你问。”

    “为何帮竺欣然?”

    “她借我六级古宝,使我有机会突破到三级斗宝师。”万军并没有隐瞒。

    人为财亡,鸟为食死,万军看到了突破契机,甘愿受竺欣然趋势,无可厚非,再说了,沈文本来就与他有生死一战,难以避免,所以,就当做顺手办了。

    至于沈文背后的势力……竺欣然答应了万军,会帮他解决的。

    沈文淡淡道:“你受竺欣然所托,要斩杀我,而我,何尝不是受他人所托,斩杀你呢?”

    万军冷笑的舔了舔嘴角,饶有兴趣道:“还有人想杀我?呵呵,谁?”

    “你认识,莫辰。”

    “这样一来,更合咱们心意,又符合斗宝规则,只能有一个能离开斗宝台。”万军说完,便闭眼,养精蓄锐,等待裁判老师们的来临。

    莫辰?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罢了,要不是他爹占有甘兰陇右两府的能源石供应,他早就将莫辰搞残了。

    沈文坐在卡座上同样冥想养神。

    四周观众席被扫占一空,入眼之处,全是一颗颗人头攒动。

    整个甘兰斗宝馆,被甘兰学生挤满。

    靠前排的安鹏飞跟莫辰坐在一块。

    “你看那边。”莫辰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时小简,竺欣然,廖苗苗。”

    “竺欣然与老沈之间发生了什么,为啥竺欣然想借万军的手,弄死老沈。”

    “关于缘由,我购买天乩楼的消息说,是竺欣然和廖苗苗求沈兄去跟时小简道歉,结果沈兄不愿意,竺欣然就让沈兄随便开条件,只要沈兄愿意跟时小简道歉。

    无论什么条件竺欣然都会接受,结果沈兄狮子大开口,要了全套的三级丹药,竺欣然答应了,沈兄也去道歉了,结果竺欣然又反悔了。

    恰好之前时小简和万军设好了局,万军与沈文一战不可避免,竺欣然便借了万军这把刀,欲将沈兄除掉,以免竺家声誉受损。”

    安鹏飞竖起大拇指,“先不说竺欣然出尔反尔小人行径,,就单论沈兄这个狮子大开口,我就非常服气,三级丹药的全套,卧了个槽,老沈够贪心的啊!”

    “好了,别吐槽了,裁判和评委老师来了。”

    随着甘兰大学教委公证处和学生会办公室公证处到来。

    全场为之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