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贱五章以贱止贱窖躬卫

    “六级高等,恐怖如斯!”

    “沈文背后究竟站着怎样的一个逆天大势力?”

    “鬼知道,不过能确定,沈文绝非江城孤儿那么简单。  ”

    “废话,江城孤儿能接二连三拿出惊世古宝?”

    “大佬,求温暖,求包养啊。”

    “沈文大佬,腿毛上可需要挂件?”

    “求带飞啊!”

    ……

    聚宝楼直播间又刷起666的字幕。

    万军阴沉着脸好似能滴水,没想到沈文也有攻伐古宝,等级比竺家斩元剑还要高一个小等级。

    旋即大手一挥,原本氤氲化形巨剑虚影,突然光芒大绽,宝华惊鸿,冲天而起,朗声吟道:“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

    辛弃疾是个悲情的词人,忧国忧民又以家国情怀喻塞外肃兵。

    他的剑,看似杀意无情,看似悲怆奏鸣,实则是满含担忧之心,忧心忡忡间,欲将祛除塞北漠外的侵略战争者。

    又以张良这种定国谋臣所佩的汉剑做倚低,方能催发无尽的剑道肃杀之义,同时,刀兵短接戍卫关兵的无所畏惧精神赋予了以斗宝战法的灵魂。

    “沈文,你去死吧!”

    沈文抬手轻点,吴王光剑氤氲再作,化为黑纹云龙衔剑而行。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吴钩原本是一种吴越古时武器,后被用以比喻做剑铭器,又因吴王光剑产于吴越之地,所以用这首诗激发氤氲,作为斗宝战法十分契合。

    轰!

    整个天地间,剑意纵横,杀意波动太大,直接导致原本晴朗的天空,莫名的有些暗淡,压抑,阴沉。

    以兵戈止战,以剑道御剑。

    “想杀我,就凭你?呵呵。”

    轰轰轰!

    斩元剑涌现的氤氲化作一柄泰山重剑,秦汉古朴之风扑面而来,锋芒的剑意携带兵攻杀伐之道,以雷霆万钧之势袭杀迩来。

    沈文意念一动,剑雨如花,大日如天,万千古剑纵横天地之间,犹如身陷剑林剑海,而无法自拔。

    剑鸣咆哮如龙虎,海啸吞吐。

    “杀!”

    “攻!”

    两个人同时张嘴吐纳。

    轰轰轰!

    蹭蹭蹭!

    锵锵锵!

    刀剑相碰,声色锵鸣,震耳欲聋。

    数声雷霆咆哮,响彻整个斗宝馆,观众席学生都不由得捂着耳朵,吃惊看着斗宝台上空。

    “六级古宝威力,恐怖如斯。”

    “好激烈的碰撞。”

    “我怀疑你开车。”

    “比烟花爆竹更精彩绝伦。”

    “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沈文至今都没有使用过神魂诀,难道是他没修炼过神魂诀?”

    “不可能没修炼过,或许如对战姜晟和柳子訓一样,沈文觉得对付万军没必要。”

    “窝草,有点托大了吧。”

    “谁说不是呢。”

    聚宝楼直播间,大部分赌徒没啥大文化,除了刷屏6666,就是一句“卧槽”走天下。

    ……

    沈文又念:“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万军不甘示弱,同时念诵战诗:“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

    两道狂暴无比的剑意爆炸开来,形成的绚丽氤氲彩华散漫整个斗宝馆。

    平分秋色。

    “再战!”

    万军道:“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沈文吟:“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唐易忧愁之剑对抗清风悲怆之剑。

    爆!

    嘭——

    天地失色,鸿蒙宇尽。

    观众席上,学生们都提起十二分精神头观看。

    精彩!

    太精彩了!

    “两个二级斗宝师,战斗效果不亚于四级斗宝师,厉害。”

    “给我六级古宝时,我能战斗出五级的效果。”

    “不吹牛会死啊?”

    “会!”

    ……

    万军剑意不停:“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沈文拔剑不止:“明敕星驰封宝剑,辞君一夜去楼兰。”

    轰轰轰!

    又是一阵剧烈爆炸。

    整个斗宝馆,氤氲剑意充斥着到处,雾袅袅,风萧萧,一点朱红杀机啸!

    “犀渠玉剑艮家子,白马金羁侠少年。”

    “海畔尖山似剑铓,秋来处处割愁肠。”

    针尖对麦芒,神威两相抗。

    ……

    转瞬之间,沈文与万军对抗二十几招,皆是不分上下。

    观众席上,莫辰说道:“坏了,沈兄有危险。”

    “什么?”安鹏飞懵逼了,哪来的危险?明明两人难分伯仲啊。

    “万军企图借六级古宝突破,万一他成功突破,沈兄就危险了。”

    安鹏飞把目光投降斗宝台上的万军,果然,万军表情虽然略显狰狞峥嵘,似乎在恼怒久攻不下,实际上,嘴角却微微勾起。

    “药丸!有阴谋。”安鹏飞有点急。

    莫辰拍了拍安鹏飞的肩膀,“莫担心,沈兄是个聪明人,自然能看破万军阴谋。”

    “可是……”

    安鹏飞依然非常担忧,老沈可是个难得的好朋友,重情义,够义气,而且属于那种不苟言笑却深埋心底的那种,这种朋友,幸运的人一辈子最多能交好一个。

    “老沈,你可不能死啊,不然老子就没人一块喝酒了。”

    与此同时,观众席另一个角落里,时小简也急的跺脚,她不傻,时家子女都是人杰,岂能看不懂万军想做什么,又加上,她与万军是同班同学,就更加清楚万军为人,以及更加了解万军想做什么。

    “欣然姐,你为何要将六级古宝借给他?”时小简音调高了十几分贝。

    竺欣然淡淡瞥了时小简一眼,“缘由是你,如今你倒是不气了,可我却生气了。”

    随即眼底闪过一丝狠意,“沈文必须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时小简有点抓狂以及不敢相信。

    那个温柔知性的欣然姐,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因为她?

    时小简不能接受。

    她只是个单纯的女子,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坏心眼,尽管有时候嘴里说出来要杀这个,又饶不了那个的,然而其实心里只是好面子,加上大小姐脾气作怪,她并没有想真正打杀任何人,只需要给点教训就行了。

    哪怕先前她让万军去挑衅沈文,也只不过是想要一个道歉,想“恃强凌弱的报复”一下沈文,让沈文知道她的厉害,或许她刁蛮任性,但他仅仅想给沈文一点颜色看看罢了。

    廖苗苗摇摇头,“好了小简,有些事情你不懂,而且沈文不是愚蠢之人,他应该能看破万军的计谋。”

    说完,廖苗苗暗暗给了时小简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莫要跟竺欣然犟嘴。

    时小简愣了一下,便沉默不语了。

    欣然姐借万军欲杀沈文绝不只是沈文与她的事情这么简单,在欣然姐身上应该还发生了其他未知是事情?

    不然,竺欣然不可能变化如此之大。

    到底是什么事,能让竺欣然像换了个人似的。

    而此时,竺欣然眼神幻灭,凶相毕露,“沈文?我不想杀你,而是你不得不死,不要怪我。”

    ……

    斗宝台上,沈文紧皱眉头,他自然能看得出来,万军想借他之手,不断吸收斩元剑的氤氲而寻求突破。

    而他又何尝不是呢?

    能有一个力均势敌的对手,往往是最容易帮他突破境界桎梏的。

    “阖闾光剑耀九州,吴越披甲逐群鹿!

    ——青光灑宇!”

    万军能觉察到,沈文这一招战法攻伐所使用的氤氲量非常磅礴,似乎想一剑争高低。

    “终于发现我的算计了吗?

    可惜,你太晚了!”

    万军神情轻松,敞开心扉,全力吸纳氤氲宝气。

    万军体内冉冉升起一股庞大的能量气息,同时挥了挥手,让斩元剑喷薄氤氲化作三把巨剑,迎击而去,“大道斩元青古道,颌蓋三清主光明!”

    轰——砰砰砰!

    三剑泯灭,化作氤氲流向沈文卡座的能量卡槽。

    因为这一招是万军随意使出的,并没有尽出全力,所以这一招沈文略占上风。

    沈文淡淡的笑了:“我确实挡不住你!”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