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贱章贱道无敌

    沈文旋即闭眼吸收这些游历氤氲。

    “给我破!”

    吼吼吼!

    咔嚓,一道轻微的破碎音响起,突破二级中等只在转瞬之间。

    “这……”

    安鹏飞和莫辰都愣住了。

    全场其他观众也愣住了。

    聚宝楼里的赌徒们也愣住了。

    “艹艹艹……”

    “这两个人互相利用争求突破。”

    “厉害厉害,只是沈文就算突破了,又如何?要知道二级跟三级可不是一个小境界可以弥补的。”

    “沈文必败。”

    “哎,我的小金库啊,就要离我而去了。”

    “麻痹的沈文,老子的老婆本都输了。”

    “我买骨灰盒的钱都没了。”

    “伤心,本来以为沈文大大能再创奇迹的……”

    “卧槽,你们快看台上!”

    “艹!”

    “挖槽!”

    ……

    万军闭眼全心全意力求突破,关于外界议论纷纷已经全然不在意了。

    他只知道,当他突破三级之时,就是沈文身死之即。

    然而,沈文却离开卡座,提着吴王光剑,迈着坚定步伐,走向万军。

    “他干嘛?”

    “我艹!夭寿啊!这厮想直接杀了万军。”

    “为我辈不耻。”

    “但人家能活命不就得了,耻不耻有啥啊,能活到最后的才能书写历史。”

    “他犯规了吗?”

    “没有,绝对没有犯规。”

    “没有任何一条斗宝条例和生死战章约规定必须要借战法斩杀的,反正又没说不能手刃敌手,为啥就不能直接砍呢,我觉得简单粗暴点,挺好的。”

    “这是个狼灭大佬!”

    ……

    安鹏飞和莫辰傻眼了,“这……不愧是老沈的作风,不按套路出牌。”

    “沈兄……是个狼人。”

    时小简:“我,我有点后怕……”

    竺欣然:“……”

    无数吃瓜群众:“……”

    聚宝楼:“……”

    沈文将阖闾光剑架在万军脖子上,等待万军突破桎梏。

    “啵”“咔”

    两道闷哼在万军体内骤响,万军突然仰天大笑,“哈哈,我突破了,哈哈,我终于突……”

    嗯?

    卧槽!!!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本以为突破三级成了王者,睁开眼发现,我还是个弟弟。

    沈文笑眯眯道:“恭喜啊万兄。”

    “你你你……”万军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睁开眼就有一把架在我脖子上?

    “沈文,你别闹,咱们好好大战一场,大不了,我认输。”

    “呵呵。”

    “别呵呵啊,我心发慌,这剑怪锋利的,刀剑无眼,你可要小心点啊!”

    “呵呵。”

    “我……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算计你企图突破的,我该死,我赔罪,我保证再也不找你麻烦,见你绕道走……”

    沈文淡淡的说道:“闭嘴,再废话,我这就宰了你。”

    “接下来,我问,你答。”

    “唉唉唉,好好好,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主席评委台上。

    裁判向主评委问道:“王老师,沈文是否算是违反了规定?”

    王老师摇了摇头,“没有任何一条斗宝条例和生死战规则规定了沈文不能直接攻击对手。”

    “可是……”

    “好了,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继续观赛吧。”王老师意味深远瞥了眼那个裁判,“我知道你与万军父亲有私交,但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莫要让甘兰大学校委难做。”

    那裁判心里咯噔一下,“是,王老师请放心,我不会让学校名誉受损的,时刻牢记着自己的身份,和身份所需要的言行。”

    “嗯。”

    斗宝台上。

    沈文示意四周安静些,“我有话说。”

    唰,整个斗宝馆瞬间针落可闻。

    万军见沈文有话要当众宣布就预感有坏事要来临,不由得想反抗,刚想夺下吴王光剑,趁审问不注意反杀,结果沈文猛地转身,光剑锋利“不小心”在万军脖子上划了一条狭长的口子,艳红的鲜血当即流了出来。

    “怎么?你敢动?”

    “不敢动不敢动。”

    “量你也不敢动。”

    “沈兄弟,沈哥,沈大爷,你老饶命啊。”

    万军嘴里虽然惧怕连连求饶,看起来慫成一条狗,实际上,眼神里却没有任何恐惧,只有无尽的恶毒和狠毒。

    他知道,沈文不会当众杀他,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至于有什么利用价值,就看沈文想干什么了。

    “万军,你现在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将你所知道的全部交代出来。”

    “我……你要我交代什么?”万军猜到了沈文要他干什么。

    “竺欣然!”沈文点了点剑背,低声道:“你是聪明人,自然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吧。”

    万军“哧”的笑了一声,“那你杀了我吧。”

    “哦,骨头够硬啊。”沈文握紧剑首。

    “我若将竺欣然托我斩杀你的事情公之于众,竺欣然不会放了我,竺家人更不许明珠蒙尘,所以早死晚死都得死,我有的选择吗?”

    万军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倒是让沈文笑了,“是这样吗?”

    噗!

    沈文手起刀落,万军右臂当场被削掉。

    “啊——”

    “你特么……我的胳膊……”

    万军死咬着牙冠,剧烈的疼痛不由得让他额头一直冒虚汗。

    观众席都安静了下来。

    众人心道:沈文是个狠人,一言不合说砍就砍。

    “现在,可以交代了吗?”沈文无视掉万军歹毒的目光,淡淡的说道。

    “你你你……”万军狠毒的盯着沈文,嘴唇颤抖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没办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万军深深吸了一口气,捂着伤口,说道:“好,我说。”

    唰,全场安静下来。

    竺欣然冷着脸,沉声道:“沈文,你这是在找死!”

    距离竺欣然最近的时小简和廖苗苗听到了竺欣然说的狠话,两人相顾无言,竺欣然确实不是以前的竺欣然了。

    时小简美目怀着担忧投向斗宝台上。

    “我原本受时小简所托挑衅沈文,后来不知为何,沈文与时小简和好,时小简又告诫我在比赛时饶沈文一命,同时时小简以某古宝遗迹名额补偿我。”

    呼啦一下,唰唰唰,数千人都将目光投向观众席的时小简。

    时小简愧色低着头捂着脸,不敢示人。

    甚至聚宝楼直播间内控制着智能摄像设备也将摄像头对准时小简三人。

    接着,万军迟疑不决看了眼竺欣然,又看了眼身旁磨刀霍霍的沈文。

    沈文拔掉万军一根发丝,在吴王光剑剑刃上吹了吹,触之两截,吹毛断发。

    似乎在说:好好看看这把剑,想好再说话。

    万军脖子一缩,瞳孔变小,一咬牙说道:“我本以为这场生死斗就玩笑似的翻篇了,谁知道前几天竺欣然来找我,让我非得杀掉沈文,我不知沈文与竺欣然有什么仇什么怨,可既然竺欣然愿意将六级古宝暂时借给我,我为了突破三级,我只好选择了将沈文斩杀于擂台……”

    万军这些话如同彗星撞击了太平洋一般,一击荡起千层浪。

    竺欣然?!

    为什么是她!??

    竺家明珠竺欣然,大家闺秀这四个字似乎是为了竺欣然量身定制一般,可是如今他们听到了什么?

    竺欣然借刀杀人!!!

    “为什么?”

    观众席上有学生问道。

    接着整个观众席都沸腾了,竺欣然并不是普通百花榜女神。

    是真正甘兰大学最高女神之一。

    百花榜前十的存在,实力、背景,容颜,天赋……都是一等一的优秀出众。

    聚宝楼面对好戏向来是非常爱围观,一时间,屏幕上全是各种666之类的弹幕。

    沈文嘴角勾起,看向竺欣然,“竺学姐,你说是因为什么?”

    “哼!”

    竺欣然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眼神里的冷漠足以说明一切。

    “欠债不还,欲杀人灭口。”沈文淡淡吐了几个字。

    “什么?不可能……”

    “竺欣然怎么可能欠债不还?”

    “我不信。”

    “我也不信。”

    “麻痹的沈文,你给老子解释清楚,啥叫欠债不还?”

    “沈文,你怕是脑子烧坏了吧,竺学姐是竺家明珠,别的不敢说,就单论经济一点,信不信竺家能用钱砸死你。”

    “没错,我也不相信竺欣然会欠债不还。”

    “沈文小人,万军无耻,血口喷人。”

    “垃圾万军,赶紧去死吧,敢临死诬陷我家欣然,真是不知死活。”

    ……

    面对周围叫嚣,沈文脸上云淡风轻,台下的安鹏飞有点急:“老沈想干嘛?当众揭穿竺欣然有什么意义?除了会平白无故遭受舔狗们的非议与辱骂。”

    莫辰摇摇头,作为世家子和豪门继承人,他看得更远。

    作为豪门世家,最重要的除了家族兴盛存亡以外,就属颜面最重要了。

    沈文不过扇了柳池一记耳朵,就闹得动静如此之大,柳家甚至不惜前后派出弟子赴死也要将沈文斩杀,缘由就是柳家爱惜羽毛,绝不许家族嫡子嫡孙被无名小卒掌掴而无反抗之力,这是对柳家的侮辱,所以柳家要报仇。

    同样的,比柳家势力更强大的竺家要霸道的多,更加在乎面子,爱惜羽毛。

    竺欣然又身为竺家明珠,竺老爷子心头肉,打小就呵护如宝,将竺欣然塑造成大家闺秀,世家之女的形象。

    结果,沈文有意一闹,导致竺家给竺欣然多年塑造的形象轰然倒塌,这是竺家绝对不想看到的,所以沈文毁了竺欣然在大众心中形象,间接影响了竺家威仪,以及未来竺欣然联姻家族都要再三考虑,是否值得联姻竺家的“心机女”,故此,这就是对竺欣然最大的摧毁。

    可是同样的,沈文彻底得罪了竺家,不死不休的那种。

    以竺家强大,斩杀沈文如同喝凉水,所以这次,沈文要凉了。

    莫辰眉头一皱,本以为找了个可靠的盟友,却不料找了个冲动的愣头青。

    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