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出八十七章舔狗出击

    面对周围叫嚣,沈文脸上云淡风轻,台下的安鹏飞有点急:“老沈想干嘛?当众揭穿竺欣然有什么意义?除了会平白无故遭受舔狗们的非议与辱骂。  ”

    莫辰摇摇头,作为世家子和豪门继承人,他看得更远。

    作为豪门世家,最重要的除了家族兴盛存亡以外,就属颜面最重要了。

    沈文不过扇了柳池一记耳朵,就闹得动静如此之大,柳家甚至不惜前后派出弟子赴死也要将沈文斩杀,缘由就是柳家爱惜羽毛,绝不许家族嫡子嫡孙被无名小卒掌掴而无反抗之力,这是对柳家的侮辱,所以柳家要报仇。

    同样的,比柳家势力更强大的竺家要霸道的多,更加在乎面子,爱惜羽毛。

    竺欣然又身为竺家明珠,竺老爷子心头肉,打小就呵护如宝,将竺欣然塑造成大家闺秀,世家之女的形象。

    结果,沈文有意一闹,导致竺家给竺欣然多年塑造的形象轰然倒塌,这是竺家绝对不想看到的,所以沈文毁了竺欣然在大众心中形象,间接影响了竺家威仪,以及未来竺欣然联姻家族都要再三考虑,是否值得联姻竺家的“心机女”,故此,这就是对竺欣然最大的摧毁。

    可是同样的,沈文彻底得罪了竺家,不死不休的那种。

    以竺家强大,斩杀沈文如同喝凉水,所以这次,沈文要凉了。

    莫辰眉头一皱,本以为找了个可靠的盟友,却不料找了个冲动的愣头青。

    可惜了。

    ……

    沈文畏惧竺家吗?

    畏惧!

    毋容置疑的。

    但不得罪可能吗?

    显然不可能!

    因此,沈文必须在迎接暴风雨之前,灭掉竺家盛怒火焰。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将竺家连根拔起。

    但以他目前修为来看,差太远了。

    所以,沈文需要收点利息,就从罪魁开始。

    “三天前,我与竺欣然有约定,只要我肯跟时小简道歉,她就愿意答应我一件事,我见竺欣然与时小简姐妹情深。

    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毕竟身为女孩子的时小简饱受流言蜚语摧残,日渐消瘦,我于心不忍,便答应下来。”

    沈文勉为其难的模样让现场吃瓜群众和聚宝楼的赌徒们都竖起中指鄙视不已。

    尤其是舔狗们更是怒火滔天,怒骂滔滔。

    “可去你大爷的吧。”

    “给女神道歉多好的事情啊,要是我,早把脸恬过去了。”

    “沈文垃圾!身在福中不知福,去死,让我来,我能舔到你怀疑人生。”

    “乖乖的做一条舔狗不好吗?”

    ……

    沈文不管底下群众反应,继续说道:“我的要求并不过分,而且竺欣然当时也答应了,结果呢,呵呵,借刀杀人,这样一来,所承诺的就不用兑现了。”

    沈文刚说完,立马就有竺欣然的舔狗攻击了。

    “且不说你空口无凭,但凡动点脑子想想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西北竺家,数千年的大家族,会差钱?会差许诺你的那点好处?可笑,不知所谓。”

    舔狗说的没错,竺欣然作为竺家明珠,别的不敢说,许诺点东西还不至于赖账不给。

    “沈文狗,血口喷人,大放厥词,你必须给竺女神道歉。”

    “道歉!”

    “道歉!”

    “道歉!”

    ……

    沈文笑着摇头,看向观众席上竺欣然,只见竺欣然一脸淡然,仿佛所处于漩涡中心不是她一般。

    又扫了眼全场。

    吃瓜凑热闹群众,有莫不关心的,有感兴趣看戏的,还有些为沈文愤懑不平的。

    时小简的迷茫眼神。

    廖苗苗的无所谓。

    竺欣然古井无波,却暗含杀机。

    安鹏飞看起来十分着急。

    莫辰眼底的可惜。

    主席台上的严谨肃然。

    ……

    就在这时,又有舔狗跳出来暴击。

    “狗沈文,你可敢当众说清楚,你提了什么要求?”

    “就是说啊,敢不敢将你编造所谓的条件说出来?”

    “看你怎编排。”

    沈文伸出三根手指头:“三级丹药全套!”

    “……”现场群众。

    “……”舔狗们。

    “……”聚宝楼赌徒。

    三级全套?!

    你可真敢要啊!

    那可是价值上亿的丹药啊!

    药三级全套丹药至少花费上亿金钱不说,有些特殊的三级丹药需要在极其苛刻条件下方能炼制,更别提那些难以寻觅特殊属性丹了。

    假的。

    肯定是假的。

    谎言。

    为了诬陷女神特意编造的谎言。

    “我要是竺欣然,我何止要买凶杀人,我甚至都要亲手血刃了。”

    “这条件,简直了。”

    “狮子都没有你的嘴大。”

    “对付贪得无厌的人,就该给一次血的教训。”

    “沈文老狗,忒不要脸。”

    “假的,谎言,你们还真信啊?”

    ……

    直播间虽然前后有大把的刷屏人士,但聚宝楼里的赌徒都是些附近居民和周围技校学生,认识竺欣然和时小简并不多,因而舔狗就没有几条,直播间因此倒是平静了许多,所有赌徒们都在窥屏看戏,毕竟眼下赌盘结果已然定下,几乎没有悬念。

    与此同时,斗宝台上。

    沈文笑了笑,望向竺欣然,说道:“不知竺学姐是否认同我所说的?有没有要补充的地方,还请学姐指出来。”

    无数学生深骂沈文无耻。

    你妹的,头一回听说有人指责诬陷别人,还要别人补充一下“诬陷漏洞”或者说“谎言不足”。

    这就如同一个人扇你一巴掌后,问你:力度咋样?要不要我再调控一下挥掌力度?

    在座的都是文明人,何曾从未见过如此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安鹏飞悄悄竖起大拇指,不愧是老沈啊,面对着这种僵死棋局,依旧能谈笑风生,有心情开玩笑,不过转念想一想,反正都得罪了大族柳家,也就不怕再加一个竺家了,俗话说,虱子多了不怕咬。

    “无稽之谈,荒谬之论。”

    竺欣然淡淡一笑,显得从容淡定,加上气质非凡和天使容颜与魔鬼的身材的恰到好处的搭配,引得所有男性学生的认可和惊呼。

    “沈学弟,你空口无凭,莫要再拿谎言迷惑大众,念在我俩校友一场,我不与你计较太多,但你要记住,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这话落地,又引得无数舔狗惊呼。

    “都来瞧瞧,都来看看,什么叫女神风范,这就是女神风范,能容常人不能容,能忍常人不能忍。”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乃大!”

    “拥有宽广胸怀以及修养与素质,不愧是竺家的大家闺秀,竺家明珠!”

    ……

    沈文没有生气,没有愤怒,对吃瓜群众和舔狗的质疑、否定、谩骂,全然当作耳旁风。

    捧吧!

    使劲捧吧!

    有多高就捧多高,只有够高,才能摔得更惨!

    等周围安静下去后,沈文掏出通讯卡,“或许你们并不清楚,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就是老有种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奇怪思想,或许是孤儿出身的我缺乏安全感吧,所以,每次跟陌生人聊天的时候,总是喜欢将录音和摄影的功能打开……”

    “所以……”

    沈文将视屏投影投在斗宝馆大屏上。

    关于沈文和竺欣然同框出镜的卧龙湖和宿舍楼下两幕被播放出来。

    全场为之一静,久久没有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