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矾獭好八惧十八章竺家大族,我何惧之有?

    男生宿舍楼下。(书.屋 shu05.com)

    竺欣然祈求沈文去跟时小简道歉,并答应了三级丹药全套的条件。

    卧龙湖畔。

    沈文寻找竺欣然要说法,竺欣然公然反悔,违背诺言。

    全场静到针落可闻。

    这就是女神?

    说话的大家闺秀呢?

    修养素质呢?

    名门涵养跑哪去了?

    无数舔狗内心似乎有道琉璃瓦片崩碎的声音。

    “为什么?”

    “为什么要骗我们?”

    “我的心碎了,二维码扫不起来的那种。”

    ……

    “我当你是女神,你却当我们是狗?”

    本来就是舔狗好吗?

    这下子,竺欣然的欲盖弥彰的脸皮被狠狠撕裂了。

    然而,令沈文诧异的是,竺欣然压根没有过激反应,只是原本平淡的神情,变得有些……冷漠,没错,就是冷漠到极致无情的那个冷漠。

    像是看一具尸体似的看着他,这种目光让沈文不由得皱眉。

    竺欣然轻蔑道:“揭穿我的谎言?败坏我的形象?你以为就可以损伤我竺家颜面?”

    “呵呵,可笑,千年世家子弟固然都是体面人,但我们都是靠着勇武威信立的家,而不是靠着所谓的面子得来的,既然你主动找死而得罪我竺家,我便留你不得了。”

    竺欣然说完,缓步走下观众席,朝斗宝台走去。

    而评委老师和裁判愣住了。

    四级竺欣然恼羞成怒,欲杀沈文?

    “竺同学,甘兰大学有规矩,校内禁止一切私斗,除非登斗宝台斗宝。”王老师拦住竺欣然说道。

    竺欣然笑了笑,“甘兰大学的规矩,我自然会遵守,我只不过想跟沈学弟靠近些,说几句话罢了,王老师莫要紧张。”

    王老师点点头,错开身子,只要竺欣然不傻,她就不敢在大学校园里动手,毕竟违法甘兰大学的规矩,竺家所要承受的怒火,绝对是他们不可预见和想象的。

    全国226所斗宝高校,全是在斗宝协会挂了牌子的,学校校规都是斗宝协会统一制定的,开设斗宝院校已经有了六百多个年头了。

    六百年来,不曾听闻有学生违反校规规定,或许有,但是那些违反规定的学生,全都不在了吧。

    万军此时红着眸子,苍白的嘴唇颤抖着,半跪在地,肩膀依旧留着腥红的血液。

    奇耻大辱,不共戴天,他若侥幸存活,必然寻求机会,伺机而动将沈文斩杀,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沈文耸了耸肩膀,脸皮这个玩意说是斗宝师最值钱的东西,倒是不为过。

    只是竺欣然似乎有点不同,具体哪里不同,又说不太清楚。

    为何一代女神不顾及颜面?

    就算是任意一个男斗宝师,遭遇被当众揭穿虚伪面孔的情况下,也会发飙发怒吧。

    更何况竺家是大家族,面皮堪称比生命更加宝贵的东西,但看竺欣然这幅模样,似乎脸面这玩意一文不值,还是说她另有打算?

    沈文来到三千年后,第一次有种挫败感。

    面子不是给的,是自己挣的!

    竺欣然面带微笑,笑容里藏匿着温柔似水的棉刀。

    沈文握剑的手有些颤抖了,竟然有种忍不住的冲动。

    既然如此……

    而此时,万军见沈文陷入沉思。

    好机会!

    万军忍住疼痛,失血苍白的脸颊闪过一丝狠意。

    噗!

    呲!

    光剑闪烁。

    血溅三米远。

    “啊——”

    观众席传来一阵惊呼,胆小的女生都捂脸睁大眼睛,透着手指缝好奇的观看。

    而那血液好巧不巧刚好溅落在竺欣然的休闲服上。

    “……”

    有有一团无名怒火冉冉升起,越燃越旺,犹如七月火,十月木,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沈文!”

    “叫爸爸弄啥?”

    “你找死!”

    “换句台词,我听腻了。”

    前一秒怒火滔天的竺欣然,忽然恢复平静淡然,对衣衫上的血迹毫不在意,这让沈文瞳孔缩小了好几圈。

    古怪!

    太古怪了!

    竺欣然淡淡的说道:“沈文,如今你斩了万军,又当众揭我短,使我与家族颜面于无物,将我竺家彻底得罪,竺家是西北大族,不会放过你的。”

    沈文瞥了眼身首分离的万军,擦了擦光剑,冷然道:“你待如何?划下道来,我沈文全接了。”

    “两个选择任选其一,否则,竺家会告诉你,大族威仪不容侵犯,你将被我竺家无尽追杀,直到你死无葬身之地为止。”

    “说。”沈文将光剑收回。

    “第一,交出你的秘密,你的古宝,第二,替我竺家卖命十年。”

    竺欣然刚说完,沈文笑了,“竺家大族,我沈文何惧?要战便战,我沈文奉陪到底!”

    “你确定要负隅顽抗?”竺欣然嘴角是上扬的,却满满的冷意。

    “呵呵。”

    竺欣然转身就走,留下整个斗宝馆一个个懵逼的脸。

    发生了什么?

    竺欣然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善良的女神?

    恶毒的巫师?

    亦或者,虚伪的心机婊?

    王老师宣布沈文赢,告终了这场生死斗,而那柄“斩元剑”自然完璧归赵,被裁判老师归还给竺家,毕竟竺家的古宝,是万军生前借的,甘兰大学和沈文不能违背规矩,据为已有。

    王老师复杂的看了看沈文,说道:“你杀了万军本身就是个麻烦,得罪竺家更是不智,你……好自为之吧。”

    王老师离开后,两个裁判里,较为年轻点的裁判老师走过来,“小子,你不应该杀万军的,杀了万军,你会死的。”

    “可我已经杀了。”沈文耸了耸肩。

    那裁判老师冷笑道:“所以,你不久后就会死,耶稣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敢问老师尊姓大名?”

    “李峰!”

    “李老师,你的名字我记住了。”

    “哼,记住又如何?无知小儿。”李峰冷哼一声,离开了斗宝馆。

    沈文眯了眯眼睛,李峰?应该与万军有着某种关系,要不是生死战规定,他无论如何不可能斩杀万军。

    管你是谁?

    挡我路者——死!

    至于竺欣然……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竺欣然不惜丢掉大族脸面与个人女神装扮,只是因为他拥有的秘密。

    果然,弱者难以存活,只能在强者之间的夹缝里努力生存,寻找契机变成强者。

    竺欣然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是真正的意图。

    他的秘密,能让一个穷小子不断拿出高级古宝的秘密。

    以竺家的能量,或许查清了他的来历跟脚,乃至那个“莫须有”的师尊,竺家都可能查了个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沈文不由得露出苦笑,果然啊,斗宝江湖里,没有一个是傻子,更没有无缘无故仇恨。

    而弱者的悲催就在于强者的脸色。

    沈文攥了攥拳头,西北竺家,江东柳家……甚至不知会不会成为敌人的燕京关家,以及江城的赵氏豪族。

    终究有一天,他会将这些踩在脚底,有着十大博物馆做靠山,他需要的仅仅是时间!

    “呼——”

    沈文缓缓吐了一口气。

    这时,整个斗宝馆内,学生们缓缓退场,聚宝楼也切断了直播,赌徒们有人欢喜,有人悲伤。

    安鹏飞和莫辰走过来,“老沈,你没事吧。”

    “没事。”

    莫辰看着沈文的眼睛,问道:“何必呢?”

    “怎么?莫兄怕了?”

    “莫家在西北,只能算作二流家族,甚至三流家族,竺家,是西北一等一的大家族,莫家得罪不起。”

    “没事,能有机会结交莫兄是沈文三生有幸。”

    “抱歉了。”

    莫辰抱了抱手,转身离开。

    安鹏飞张开手想拦住,却被沈文用眼神制止了。

    他俩与莫辰不同,沈文孤家寡人一个,安鹏飞父母只是普通的生意人,而莫辰却有着家族几百人口人需要着想,他必须得为整个家族负责。

    时小简远远看了沈文两眼,想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走过去张嘴。

    “走吧苗苗姐,我有些事想问你。”

    “刚好,我也有事想给你说。”廖苗苗轻轻点头。

    ……

    沈文回到宿舍,拿出一张纸,刷刷写了起来。

    “老沈,干嘛呢?”

    “清单!”

    “什么清单?”

    “死亡清单!”

    “???”

    只见沈文手下一张白纸上写了密密麻麻的名字。

    赵家:赵千秋,赵嫣然……

    柳家:柳池,柳子訓(已死),柳诚,柳青云……

    竺家:竺欣然……

    流沙(已灭)

    徐长治(已死)

    秦桧(已死)

    王佳怡(蹲局子)

    李峰

    ……

    黑色水笔在凌厉的笔锋下,留下一个个名字,而有的名字上会用红色水笔画一个叉。

    “记仇账本?”安鹏飞骇然道。

    “没错,新的记仇一天。”

    说罢,沈文将莫家万军写了上去,并画了个大大的叉!

    并在万军名字后边,写了个待续……

    安鹏飞将名单收进眼底,双腿不听使唤的往后退了几步。

    “安兄,你说莫辰会不会成为敌人?”沈文随意一笑。

    而这个笑容落在安鹏飞眼里却非常恐怖,如何嗜血的恶魔。

    “你……你看着办就好,我困了,拜拜。”

    啪!

    安鹏飞像阵风似的,快速逃走了。

    ……

    转天,校园公园里,三个湖畔边,操场上,餐余饭后,全是沈文与竺欣然的“爱恨情仇”。

    沈文因弱小被算计,结果反杀万军。

    竺欣然抛去女神装扮,上演“最毒妇人心”。

    竺欣然退学了,在最关键的毕业期间,退学了,令人大跌眼镜。

    不过想想也对,原本女神般的人物,却在一夜间,变得“丑陋不堪”实在是令人不敢相信。

    与之同时,校园内多了一批宅男,那些舔狗们心随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而令人奇怪的是,竺家明珠颜面无存,成了借刀杀人的歹妇心机婊,却并没有在西北高层上流社会引起丝毫的波澜,反而依旧十分平静,这不由得让人感慨西北竺家影响力之大。

    而此时的沈文,开始准备随甘兰代表团去祁连山某处古文明遗迹探索发掘了,结果不等沈文出发离开大学,又有两波人找上了沈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