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的透一股子邪气的古怪专业

    沈文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但却得到一个好消息,就是他代替明家出战期间,能保证竺家绝对不敢找他的麻烦。(书=-屋*0小-}说-+网)

    沈文目送明哲离开,在看了眼棋局,便去拜访三位学长和辅导员老师。

    到了古宝理论研究专业的独属小院落,就看到院落满井前,一棵两人怀抱的大梧桐树。

    刚立秋,阔然的梧桐树叶也微微发黄,却也不曾凋落。

    梧桐树下,三道身影争吵不休。

    沈文报名时,翻看了三位学长的学籍信息。

    最左边,个子高高的,瘦瘦的,带了个眼睛,看起来特别斯文,有点文艺青年的气息,叫郑怀光,是古宝理论研究专业大四学生,导师直接给了本硕连读的名额。

    最右边的青年叫张笑月,中等身材身高,看起来比较沉稳些,给人一种成熟稳重不与世俗相争的印象,是专业大三学长。

    中间看起来有点喜庆的胖子,叫冯子林,别人称其疯子林!是大二学长,最爱玩闹搞笑,与古宝理论研究专业的属性看起来完全不搭边。

    “三位学长好,我是沈文。”

    “老四你来了刚好,给我评评理。”冯子林一把抓住沈文就要往梧桐树下拖。

    沈文一脸懵逼。

    干嘛啊这是?

    “二代说,文物若想变成古宝,需要天地承认,并进行灌溉氤氲,那么问题来了,氤氲是哪来的?为何就单单文物能直接吸收呢?

    就如这颗老梧桐树,需要灌溉水方能成活,那么水如何形成的?是H与O结合化学反应成了H2O,氤氲宝气呢?”

    “老四,莫听老三胡言乱语,我只说了古宝是得到了天地承认的,能够得到氤氲灌溉,这里的天地是时运命运和历史发展的必然,与神学上帝之类的毫无关系。”张笑月梗着脖子说道。

    一代郑怀光扶了扶黑框眼镜,“其实关于氤氲之息来历说法众多。有部分人认为是天地间某种未知原子分子成分所产生的一种化学合成,这种未知气体能在某种条件下附着在一些物件上,并能够被人体所吸收。

    而有些人则认为,该气体是某种放射性元素所释放的衰减能量,如氤氲石能够释放氤氲宝气,而年代历史悠久的文物则因为长期被掩埋底下,由于某种特殊地理环境和星辰月息变幻,导致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上的氤氲石释放能量随着光波传播到地球,致使地球文物发了变化,成古宝。

    最后,则有些人认为,说是我们都是外星人,古宝也是外星人强行加持的能量因子,这种能量因子只能加持到具有三千年以上历史的文物身上。

    这也就间接的推断了达叔进化论是错误的,我们并不是猿猴变的,有人类活动轨迹遗迹历史仅仅几百万年,却进化成如今的高级唯一智慧物种?

    而猿猴和其他动物经过了几千万,甚至几亿年,却没多大变化,显然,进化论缺乏物理知识的奠基,生物遗传变异不足以解释生物物种的改变和完全质变的筛选。”

    郑怀光顿了顿,又道:“还有更离谱的猜测和推论,我就不一一举例了。”

    显然一代郑怀光的书本性回答方式,让二代张笑月和三代冯子林极其不满意。

    冯子林斜着眼睛,翻了翻眼白,说道:“一代,你扯了半天,有啥用?说了个毛线?白话半天,等于没说。”

    张笑月看了眼愣神的沈文,笑道:“老四,你发什么呆啊?说说你的观点,做咱们古宝理论研究专业的学生,除了在图书馆埋头看书,就是想一些所有人都清楚却又不太清楚的古宝知识,并提出猜测猜想,寻找证据佐证论证,不断修整验证,最终给出正确答案。”

    沈文整理一下语言,“三位学长讨论了两个问题,第一,氤氲宝气怎么诞生的?为何氤氲宝气能附着在文物里?”

    沈文看了眼梧桐树,“其实以前我就经常会想,氤氲宝气究竟是什么?

    如何诞生的?

    诞生于哪里?

    它是什么?”

    “后来,我终于在一本道藏里发现了关于氤氲宝气的蛛丝马迹。”

    “怎么说?”郑怀光三人非常激动。

    “在上古先秦时期,练气士纵横天下,以吞吐纳气修炼身心神魂,欲与天地寿,欲以强体魄。

    而他们就是修炼了这个“气”,这个气究竟是什么气呢?道家说,朝采晨露,夕食月菁,吾炁腾腾,如鸿大鸣,所以我猜测咱们古宝里所蕴藏的氤氲之息便是练气士所修炼的“气”。

    只是由于某种天地变化,导致了“气”沉积与地,并附于古宝上。”

    沈文这种从道家的先秦练气士分析,属于别出心裁的创新之道,另辟蹊径的脑回路令众人脑洞大开,似乎像抓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且不管是否这个猜测可靠,起码我今年的毕业论文有料可写了,可以顺利毕业了,哈哈。”郑怀光笑道。

    “天下论文一大抄,一代你连个创意都抄袭,也没谁了。”老二张笑月嘲笑道。

    郑怀光哼哼道:“老二你小子可别幸灾乐祸,等明年这个时候,你比我更惨,听说斗宝协会规定了全国大学实行“严进严出”的策略,咱们甘兰推行相对东部较晚一年,不过再怎样晚到,明年的校规条例上也肯定要增加一条新的考核制度了。”

    “……那我……岂不是……”

    “没错,如果你想毕业,嘿嘿,那你就得拿出真本事,想借鉴?毛都没得。”

    “凉凉送给你。”老三冯子林幸灾乐祸道。

    “哼,以五十步笑百步。”老二张笑月哼了哼。

    而沈文基本处于懵逼状态,不知道为啥,他总感觉这三个学长脑子有点问题,讨论严肃问题时……竟然跑题了,好吧~_~!

    郑怀光看向沈文,“老四欢迎你加入咱们这个大家庭。”

    “郑学长。”

    “别叫学长,叫他一代或者老大。”张笑月摆摆手,又道:“叫我老二或者二代都行。”

    “我叫冯子林,叫我老三或者三代,这是古宝理论研究专业的习俗,慢慢习惯就好了。”

    沈文点头称好。

    冯子林拍了拍沈文的肩膀,问道:“咱们专业没导员,所以你若有事,不需要请假,直接走人,但你需要定期回来参加考核考试。”

    沈文闻言,心花怒放,竟然可以随时走人,这专业……喜欢极了。

    “嗯好。”

    “走,带你看看咱们的学术研究室和微型图书馆以及校园监控室。”

    校园监控室?

    沈文一脸懵逼,监控室不应该是保卫科的吗?

    学术研究室非常好理解,微型图书馆很正常的存在,可校园监控……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果然,古宝理论研究这个专业,无论是师资配置,还是学生生源以及软硬件场地配置,都从头到尾,从前到后,从里道外,透着一股子邪气,怪怪的,令沈文一脸懵逼到完全懵逼。

    发生了什么?

    我在哪?

    我为什么要在这?

    还有……我是谁?

    冯子林拉着沈文勾肩搭背,边走便介绍:“你是不是觉得有监控室感到非常奇怪?哈哈,我给你说啊,咱们古宝理论研究,需要体会很多东西,其中就有百态人生。

    而最真诚的学生生涯的人生百态,只有校园里各个角落里会发生,我们看到后,会思考,会研究,对咱们古宝理论学术极其有帮助,尤其是这个女宿监控……大有看头……我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