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祁连文古文明遗迹讨颂芥

    等沈文离开古宝理论研究专业的小院子时,抬头望西天,夕阳火烧云美极了。

    晚上,赴约吃了顿饭。

    “助沈兄明天祁连山古文明遗迹之行收获满满。”明哲举着酒杯,煞有其事的祝贺道。

    “多谢。”沈文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明哲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沈兄,我明家有暗探盯着竺家,能保证竺家不敢明着出手对付你,但若是他们买通散修或者杀手对付你,我明家就无法做到防不胜防了。”

    沈文双手负后,走到窗边,看饭店楼下车水马龙,“说句实话,竺家,我并不畏惧,我并不担忧,甚至类如柳家竺家之流,都是我的磨刀石,没有他们,我这把意志的刀不会锋利,而我的修为也难以提升,所以……这是好事。”

    沈文淡然的口吻,令明哲暗暗吸了一口气,好可怕的人!

    只能交好,或者干脆别有往来。

    明家绝不能得罪他!

    绝对不能!

    如果不到绝死关隘,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明哲绝对要杜绝自己和家族得罪沈文,如沈文这样的人,要么一击弄死,若不死,那么贻害无穷。

    “既然沈兄不惧,那在下就不担忧困扰了。”

    ……

    转天,学校领队老师带着他们一行十个人做火车奔向甘北陇右府河西走廊中段的掖市。

    带队老师恰巧是古文芸。

    “古老师,能给我讲讲关于这次古文明遗迹吗?”安鹏飞好奇问道。

    古文芸点了点头,目光在沈文莫辰东陵玉等人脸上一一扫了一遍。

    “这次咱们要去的古文明遗迹是汉代河西走廊重要氏族文明遗址,黑水国遗址!”

    黑水国?

    沈文前世对全图已知文明遗迹大都了解,黑水国,位于掖市西十公里外,因黑河流经此地,固以此命名。

    汉时,有匈奴“小月氏”建城邦国度于此,是原老甘州府所在地,而月氏是西域最强大民族,而“小月支脉”是大月氏一个分支,于此立国,汉时,因黑河立,亦因黑河衰。

    但令沈文较之奇怪的是,黑水国在夏历两千左右,就闻名于世,见了天日,千百年来,风霜演化,只剩断壁残垣几处,瓦砾碎石遍地。

    黑河分支盆地原本是湖泊,自然变迁导致湖泊边沙漠,黑水国便泯灭于沧桑历史长河,如今众人到了地方,能看到的不过是满目萧瑟,黄沙遍地,远处则是黑河涓涓,河西富饶,仅此而已。

    “黑水国遗址不是早就被发掘一空了吗?”田震疑惑的问道。

    古文芸笑了笑,“河西走廊,丝绸之路,是天朝华夏与西方诸国自古以来的经济带,经济何其繁荣。

    古有秦皇征河西,汉有冠军侯设掖守都如圳市之繁华,后来,两晋者往来不绝,隋唐两朝开辟巡回,加强经济交流,而后宋明依旧繁华如菁,乃至后来一带一路重启丝路,都彰显这条河西走廊的不凡之处。”

    “而且,这次我们去的不是被发掘的黑水国黑匈遗址,而是祁连后迁黑匈遗址,要知道祁连与是河西屏障,自古以来,经济繁荣,西域与华夏交易频繁。

    但无数珍贵文物宝器折戟沉沙半路失踪,而这黑匈后迁之所,更是左右百里称王,过路者都是留下来买路财的,所以如果你们这次顺利的话,都能有个不错的收获。”

    听完古文芸的介绍,沈文等人解开疑惑,旋即而来的则是兴奋,无比的兴奋。

    如果真如古文芸老师所说,那岂不是他们这次去的遗迹属于那种遍地都是宝的好地方。

    众人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进遗迹探索。

    而沈文却若有所思看了眼古文芸,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火车“逛吃逛吃……”十来个小时,终于停靠在掖市站。

    坐火车是件很累的事情,古人说:“舟车劳顿”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在古代交通基本靠走,偶尔有富贵人家有牛有马者,乘坐亦然劳累,尚需要休憩几天方能缓回神来。

    如今,科技发展,交通便携,但坐火车等交通工具依旧困乏,哪怕在火车上小憩了会儿,依旧是困乏不堪的。

    再加上沿途黄沙碎石丝毫没美景可言,审美疲劳受到冲击,众人不免有些劳累过度,便在提前定好的酒店下榻。

    沈文经常锻炼身体,身体机能素质不错,所以困乏感倒没有特别浓。

    掖夜小吃一条街,沈文硬是拉着安鹏飞吃了顿饭。

    “老沈啊,你精神头真好,有啥秘诀没,是不是喝茶喝咖啡?”

    沈文笑着说道:“清晨早跑,晚上睡觉前跑几圈或者做些俯卧撑仰卧起坐。”

    “算了,就让我死床上吧。”安鹏飞小饭扒拉起来。

    各种小饭,炒拔拉,炮仗子,油泡泡,桃娃子,鸡肠子,血块包子,鱼儿粉……

    各种特色美食小吃让两人大快朵颐,胃口大开。

    其实沈文是有坚持锻炼身体的,修炼氤氲宝气后,更像小说里描述的一种术法,用于古宝对抗而用,对斗宝师本身体质而言,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斗宝师跟普通人身体素质一样,会发烧,会感冒,会痔疮……

    但随着修为提升到某个高度,就像李东波说的那样,十强至尊者,生命无止境,或许可永生!

    要知道从医学角度判定一个人死亡与否,最直接的证据表明就是身体机能衰败,导致各种病菌病毒滋生,攻击身体各个器官组织,导致全身机能损伤死亡,直到最后生命停止呼吸,血液停止流通,脑细胞快速无氧供输死亡,最终,全身机制完全死亡。

    老人老死始于生理机能衰减衰老,病灾丛生,细胞新陈代谢缓慢毒素积累……等等。

    如果如李东波所言或者说十杰至尊所活时长书籍记载。

    他们之所以能长生久视,那么就是因为,生理机能由于某种原因没有继续衰减衰老,或者变得缓慢了,然后细胞分裂减慢,新陈代谢加快,各大身体机能完好,没有病毒细菌的侵入。

    那么能拥有这种能量的只有一种,氤氲宝气。

    就目前科学研究而知,氤氲宝气确实能改变改善人体状况,但程度几乎微乎其微,这也是为啥低级斗宝师和中级斗宝师,大多都是斗宝台斗宝,而不是随意现场斗宝了。

    因为,纵然氤氲战法攻击强悍,但羸弱的身体根本不堪一击,万一哪个下手没轻重的,打杀不该打杀的人,岂不是要后悔万分一辈子。

    而且,对初级斗宝师而言,斗宝台不仅是文雅与文明斗宝的体现,更是最大程度开发战法攻击的方式。

    低级斗宝师能激发氤氲宝气量有限,而斗宝台卡座和能量卡槽能最大程度激发氤氲,使之年前的斗宝师能快速领悟战法,快速成长起来。

    目前沈文只不过是个初级斗宝师,距离中级斗宝师和高级斗宝师,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所以,他不能企望到达十强至尊氤氲宝气去锻炼和强化身体,所以常日里,他会抽出一到两个小时的样子去锻炼身体,保持身体处于健康状态。

    吃完饭,两个人又开始到处逛逛,尤其是掖市的夜市古玩市场,绝对是掖市一大特点,沈文和安鹏飞自然不会错过。

    “等会儿,看小爷捡个漏。”

    “你可别闹哈,古玩市场寻古宝,水太深了,不小心就赔了个底朝天。”

    “怕啥,反正花不了几个子,权当玩玩,图个乐子。”